当前位置:旺达文学>其他类型>宿罪> 第699章 9.真实身世

第699章 9.真实身世 第(1/2)分页

“告诉我,你到底想说什么?”西凤帝苍白的双手紧紧拉住铁柱,哪怕是耗尽最后一丝力气,他都不会对宁浩惧怕。他想要的无非就是对他的打击,所以之后的话他必然会说。至于信不信,那就要看他。

“皇上,你我君臣二十几年何必这么激动,我这里有个故事想告诉你,你可以不信,但这就是全部的事实。”宁浩缓步走动了起来,带响了脚下的镣铐沙沙轻叩。他勾了勾唇道:“当年你与心苒生的是个女儿,她早就知道此事,但那时的情况下她根本不可能将此事说出来,如果她说了就会害自己的母族,而你也将会为此而趁机收权。她在走投无路下将此事告诉了我,她知道我一直都爱慕着她,必然会帮她隐瞒此事。而我那时的夫人也怀了身孕,恰比她小了半月有余。于是我们就想到一个办法,将我的儿子交换给她。所以在她生产那日我故意找人使绊撞倒了夫人,后来她耗尽全力拼死生下了云殊,自己却难产而死。那时我就发誓定要让自己的儿子成为人中之龙,有我的辅佐他何愁坐不上皇位。”宁浩想到过去难免沉浸在悲伤之中,可他又像着了魔般笑得诡谲。他筹谋半生为的不就是能让自己的儿子当上皇帝,无论他身体里流的是谁的血,只要他将来能为宁氏发扬壮大不就好了么。然而为什么这一切都被毁了,他辛苦建立的玄月宫没了,他将阿月培养成枚合格的棋子也没了,就连他的儿子都被人给杀了。这一切的元凶就只有一人,他要让那人付出代价。

众人倒抽了口冷气,怎么都不敢相信宁浩说的话是真的,欺君之罪难道他们就不怕吗?混淆皇室血统可都是诛九族的大罪。不过想必他们都敢做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只要他们胜了,西凤就是他们的了,有胆量的人当然要赌一把。

在这其中慢慢冷静下来的要属西凤帝了,他想起了当年皇后的反常,就算那时两人已经不合,但他都还是会偶尔抽空去看望她,毕竟孩子是无辜的,那也是皇室的血脉。可他每每见她都能看到她躲闪的眼神,和她颐指气使的脾气,就会连一分钟都不想待下去。现在想来或许她只是在害怕被他发现,而她的寝宫中也从始至终都没有一件小孩的衣服。那些都指向了一个事实,至少宁浩的话不是子虚乌有。那就更让他恼火了,他们调换了他的女儿,那个可怜的孩子现在何处?

“公主是谁,你们将她怎样了?”西凤帝愤怒问道。

宁浩停顿了几秒才看向他道:“我将她带回自己府中,你说她是谁?”他的唇边展现一抹阴冷的笑。这反问的话无疑在说清一个事实。而这个事实呼之欲出。能待在宁浩身边的女孩,年纪与凤云殊相仿,除了一人还能有谁?说起来这件事当年确实相继发生,但谁家生育子嗣这种这么小的事哪是需要皇室关心的,彼时正是大皇子出世举国欢庆时,谁会注意到宁氏的分支一系中会同样有喜事丧事连着发生?就算有,也会被冲淡。而他们所做不能见光的事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隐瞒过去,当真是算无遗策。

西凤帝不可置信的后退了两步,哆嗦着唇慢吞吞才吐出一个名字道:“宁……朝夕?”他试探的问了出来,并非是怀疑,而是不能相信,这两件事一件比一件更打击他,让他处在震惊和怔忪中无法自拔。当他说出这个名字时最先反应过来的却是沈暮娩,她指尖渐渐用力,搀扶在西凤帝手臂上的指尖因太过用力而掐疼了他,使他蹙起了眉。他厉眉看向她,沈暮娩感觉到帝王的窥探和不满,忙的收敛起了自己的心思。心潮起伏间他感觉到喉咙中有猩红的血腥味弥散而出,他努力压抑着。他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原来当年发生了这么多事,他在算计别人的同时也在被人算计,他一直都在被骗,还差点将别人的孩子推上皇位,为了历练他可谓煞费苦心。这一切都是他们精心策划的局,他们早已未雨绸缪,即使根本生不出皇子也绝对要先抢夺到西凤的江山,这样的他们还敢称自己是冤枉无辜的?他不管当时那件事究竟是皇后一人所为还是根本就是宁氏蓄意的阴谋,抑或是他们知道后对此事的默认,最终都导致了不可预计的后果,其影响之恶劣,便是将他们诛九族都不得消除他恨意。

他又怎能不恨,这场阴谋将他的亲生女儿偷出宫外,原本该享受着公主待遇的她得到了什么,她的人生他从未参与过,他所参与被谋夺的却是别人的人生。这不仅让西凤帝心痛,更让他涌上了无法平息的亏欠。

宁浩阴测测承认道:“是。”他确实将两个孩子调换后对外宣称是他夫人晚了三日后所生,而身为他女儿的阿月命运却并未比凤云殊好。与其说他将她抱回来养,还不如说是无奈。既然不能丢弃,那就权当是府中多了张嘴,反正于他来说根本就无所谓。他也从未想过要拿她当自己的亲生女儿看待。

果然是她。这个消息震惊的不止是在场听到的沈暮娩、刘卿等人,对于皇室这么隐秘的事被他们知晓,看来此事是注定无法隐瞒了。除了震惊,这位曾经名震江湖的望月公子竟然会有这等显赫的身份,众人是拒绝接受的。尤其是想到四年前因玄月宫一事而受牵连的望月,如果她得知被人设计,而她真实的身份是西凤公主,不知她会如何想。想必她脸上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