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旺达文学>其他类型>我真就是个键盘侠> 167、鏖战互绝伦

167、鏖战互绝伦 第(1/3)分页

这个高明的办法一点也不高明,但让人很难受。

游洲的电子人大军虽然被攻之难救,但当他们看到满地的运输机碎片,意识到自己是无法离开时,他们就整齐有素地组织起了防空阵地。

并没有滥射或胡乱开火,反而是保持着静默。

然后,一块又一块的防空阵地开始有序地进行试射,一路轮番过去,将整个天空划成了细细的网格子。

空天舰也因此被这样的试射驱离,他们不得不升上高空,以场域对地面的对手进行通讯压制,但这一次没有用。

空天舰要以攻下来,诚然可以在大块大块地收割地上的电子人军团,但他们也将面临一堵火力墙。

电子人军团全数拉开了,没有挤在一块,他们都不管顾自己的空域,而是按照格子的顺序瞄准旁边的防空面。

空天舰从天而降可以一把将一块区域清空,但也落入了四周的火网,这种战法其实很考验调度和协作,等于把自己的后背全数交托于同袍。

但这样的战术弄出来的乌龟壳,却可以在力量和数量占优时气死人,因为大家打的是交换比。

而且集中起来的电子人军团,他们的场域也在冰原小队的指挥下被张开顶了起来,虽然没有办法突上去,但他们保持住了最小幅度的通讯,就死死地顶在了一个刚刚好至他们头上一百米左右的圆形罩子。

冰原小队的队员们知道自己的劣势和优势在哪里,天空不属于他们,但他们也不给对手任意施虐的机会。

他们等于向空天舰宣告,你可以干掉我,但你也要冒着被干掉的风险,关键看谁牺牲得起。

键盘侠部队的战术频道时抱怨声此起彼伏,就一点:“教官这是真的要给咱们一个教训啊,靠,上次大反击硅基人的力量还强过现在,都没有像这般要命。”

这是林行宇,抱怨归抱怨,他还带了一股油然地崇敬。

如意及时地带了风向:“即便教官不这么干,当我们攻击北羊洲时也会面临如此的局面,还会比今天更密集,能提前练手,到时付出的代价会更少,不能凡事都依赖教官,我们得自己杀出一条血路。”

欧潮海给出了自己的办法:“凿吧,上轨道,不能分散,也不要想一口吃成胖子,耐下心来,估计不打到明天天黑不行。”

刘立帆作为老资格队员现在也拉出了一票老兄弟当上舰长了,他带着翔龙号的队员来了一把忆苦思甜。

“按教官的习惯,是一定要将我们榨到快干去了,这样才有长进,当初升龙号突上轨道我们可是全身流了十几斤的汗,别不信,劳丰足都靠着那一仗减肥了。”

“就是,教官以后不打仗了开减肥中心生意一定好,现在好多了,至少比灭了包头人那一战稳,咱们至少有十二艘空天舰,不用将高度压到那么低。”

韦全还是老实巴交:“我先上,我最弱,打头阵。”

那就上呗,十二艘空天舰又开始了叠罗汉,爬上了轨道,开始了高台跳水。

大家都保持了默契,转番着来收尾,争取每一艘空天舰都能展示和练习绝活。

林行宇的扫膛腿,卡琳娜的靠山贴,韦全的盾构钻,欧潮海的大海无量,刘立帆的蜻蜓点水,王学祖的燃木刀、梁原的十字冲、还有来凑热闹的阿丹的跗骨拳等等,各式各样,不一而足。

盾构钻就是打洞库打出来的,在空天舰下冲时一直保持着旋转,将整个压缩气团压成了一个扁圆气旋,完全就跟盾构机一样,将下方攻击目标全数扫平磨碎碾成粉。

大海无量则是欧潮海仗着自己的真气深厚,硬生生将压缩气团分了层,变成了叠浪式的攻击,跟刘立帆的绝招正好相映成趣。

不愧是长期合作的老搭档,后者则是将激波锥在末端甩成了三个分导头,一下打三个点。

王学祖的燃木刀法就是一种楞青式打法,在末端依然加速,将压缩气团一下子劈开,向着两侧外推。

别看着愣,但这样的打法其实最方便开溜,它有一个横向的攻击面,将防空火力全扫走了,跟韦全那招有相似的之处,都是南岭基地出来的,估计商量过,互相取长补短。

梁原的十字冲就是典型的咏春打法,快速、节奏、密集,他控制着空天舰在下冲时抓临界点,气缩气团不强,但分成了数十个发散的密集阵。

用他的话来说,太大的攻击力集中于一点浪费的,就算是把地面砸出个深坑来,消灭的敌人也不会变多,还不如拓宽攻击面,刚刚好打死别人就行,多带走些数量不好吗?

这是省力提效的典范了,这也影响了阿丹,白龙号的攻击就轻飘飘软绵绵的,可杀伤力也不低,他的压缩气团是加料的。

下冲前先打出数发导弹,然后里面不是生化毒素就是石墨纤维或者强腐蚀的东西,被气团一吹,弥散开后可真的是要命。

最后那一下铺散开来,引发大面积的故障,伤而不杀,那会给对手增添了不知道多少手尾。

既把对手的战斗力消解了,还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